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港 > 健康

血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22:06

章 山村惊魂    一天,我和老歪、李强在我家喝酒聊天,忽听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我一看是已故结拜兄弟赵翔的妻子宋柯的电话,急忙按下接听键。  只听电话那头宋柯哭着说:“大哥!救命呀!我女儿曼文和女婿华浩一起回他的四川老家,结果不仅死人了,我女儿和女婿还被困在村里不让出来了,现在村里不断死人,当兵的拿着枪不让村里的人出来……呜呜呜!咋办呀?”  我听得一头雾水,遂安慰道:“弟妹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咋回事?”  宋柯边哭边说:“眼看不断死人,咋能不着急呢。我现在正在去你家的路上。呜呜呜……”  挂断电话,老外和李强急忙问道:“刚刚二嫂在电话里哭哭啼啼说啥曼文和她女婿被困村里了?咋还又说死人啦?”  我皱皱眉道:“我也搞不清她到底说的啥意思,看她哭哭啼啼,一定很着急。现在她正在往这里赶,等她来了再说吧!”  不一会,宋柯来了。她刚进屋就“噗通”一下跪下哭道:“大哥!三弟、四弟,你们都和赵翔一个头磕在地上,如今你们的侄女和侄女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请你们看在死去赵翔的面上,救救他们吧!我给你们磕头了。”  我急忙搀起宋柯安慰道:“弟妹!你放心。想当初我们兄弟和赵翔一个头磕在地上,如今二弟不在了,他的事就是我们兄弟的事。弟妹到底咋啦?”  这是老歪和李强早把桌上的酒菜收拾干净,老歪递过一杯水道:“二嫂你先喝杯水,慢慢说别着急。”  宋柯喝了几口水,稳了稳情绪说道:“一个星期前,曼文和华浩一同回四川华浩的老家,华浩的老家在四川一个小山村里。就在前两天,曼文给我打电话说村里一个邻居要盖房子,就在旧房子原址上挖根基,结果好像挖到一个奇怪的墓。从此村里的人就奇怪的死了好几个人,据说那个墓还会流血呢。后来来专家了……但据说连专家都死了一个。现在当兵的把住村口,不让村民出来了。呜呜呜!”  听完宋柯的话,我陷入沉思。过了一会我问道:“弟妹,你说的意思是,在村里有人拆旧房要盖新房子,而且挖地基时挖到一个墓,墓还会流血?而且连专家也死一个?是啥专家呀?”  宋柯摇摇头道:“我也不知啥专家,大哥咱们赶快去救他们吧。”  李强忙问道:“二嫂,你刚刚说有当兵的把住村口不让进出,对吗?”  见宋柯点头,李强接着说道:“嫂子,既然有当兵的把守,咱们都是老百姓,就是去了也不让进去呀?”  闻听此言,宋柯哭的更厉害了,边哭便数叨:“那咋办?不能不救他们呀?求求你们了,看在死去赵翔的面上,你们都去救救孩子吧”  我急忙对宋柯说:“弟妹,要是真的有当兵的把守村口,我们去了也进不去呀,别着急,我们慢慢想办法”  宋柯哭道:“他们随时都会有危险,你却说慢慢想办法。赵翔呀!你走了,真是人走茶凉呀。你的这些兄弟也不管咱女儿女婿了。呜呜呜!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我大喝一声:“弟妹你冷静点,我们怎么可能不管呢?”  说完我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大呼道:“莎娜姐,老弟找你有急事!”(项链的故事详见拙作《异星缘》)  瞬间项链散发出一阵夺目的光彩,凝成一个四维莎娜的立体图像。  莎娜说道:“卫老弟,我正要找你呢,自从咱们上次破解德军在中国穿越及泰坦尼克号沉没真相后,(详见拙作《身在异乡为异客》)你们的国家有关部门给你颁发证书,特允许你加入特别行动小组……”  我急忙打断莎娜的话说:“莎娜姐先听我说,我遇到一件诡异的事,我的侄女和侄女婿在四川某个小山村遇到奇怪的墓,并且还死人了,还听说当兵的把守村口……”  莎娜笑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我目前受你们国家有关部门委托,要我全权负责调查处理这件事。我已到你们的S市,正在往你家赶,马上就到了。”  莎娜来后,又详细问了一遍宋柯,但宋柯知之甚少。  我接过莎娜姐给我的证书说道:“目前那个小山村情况不明,你们都在家等信吧。我和莎娜姐及特别行动小组一同去”  宋柯急道:“我女儿和女婿随时都会有危险,我一分钟也呆不住,我也要去。”  老歪和李强也同声说:“当初咱们四人结拜兄弟,如今二哥不在了,侄女和侄女婿有危险,我们做叔叔的怎能不去?”  莎娜笑道:“你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你们去了不能实际解决问题。这样吧。你们到地方后,在村外等信,不然真的无法带你们去。”  在村里,莎娜把驻扎在村里的有关人员召集在一起,莎娜拿出国家有关部门的文件让他们看后说:“你们都接到命令了吧?从现在开始,我和特别行动小组副组长吴勇全权负责处理这边的事。”  接着问道:“谁负责调查这里情况的?”  这时,从旁边站起一位穿制服的警察说:“我是负责这个辖区的派出所所长王和平,前天下午接到报案称这村里有神秘死亡案件。目前为止,共死亡八人。这是死亡名单。”说完把名单交给莎娜。  莎娜边看名单边皱眉。我接过名单看到:王二妮,王二柱,王大栓,王吉祥,王俊梅,王俊霞,王四文,李浩宕。  看完名单我问道:“王所长,还有啥补充的吗?”  王和平答道:“目前死者都是面带惊恐死亡,身上没明显的伤痕,死因正在调查之中。”  我冷笑一声道:“也就是说目前除了死者名单外,其他信息没有,对吗?”  王所长疑惑地说:“是呀!死者都是蹊跷死亡,正在调查中呀?”  我怒道:“王所长,目前我们遇到未知的诡异事件,人命关天岂能儿戏?”  王所长疑惑地‘啊’了一声说:“我咋儿戏了?”  我怒道:“我来问你,王二妮的性别、年龄、职业、婚否?”“再问你,李浩岩身体健康如何?有啥爱好?”  王所长‘我’了半天,也没说出所以然。  我冷笑道:“既然都是蹊跷死亡,说明遇到未知的诡异事件。我们只有先了解死者的性别年龄职业婚否等等,看看从中有啥共同点,然后从中寻找蛛丝马迹。手中只要有详细的手资料,才能进行缜密的推理,科学的查证。而你只提供一张名单,不客气说,你这是渎职。人命关天哪,老兄。”  接着我问莎娜道:“你受有关部分委托,全权处理这里的事,你可有对办事不力者查办权吗?”  莎娜说道:“上面鉴于此事重大,别说是我,就是副组长吴勇都可以撤他们的职。”  我闻听说道:“既然如此,鉴于王所长办事不力,人命关天却玩忽职守,我建议暂撤销其所长一职,以观后效。”  这是另一个警察站起来说:“卫……”  我笑道:“我不是官场的人,叫我老卫就行。”  那个警察道:“卫老弟,我们所长也是昨天才来到村里……您看是不是先撤回处理?”  我问道:“请问你是?”  那个警察说道:“我叫安新民,是副所长。”  我打断他的话说道:“人命关天,且已经死人了。而你们这两天只弄个名单。你俩现在回去,限明日下午搞清楚死者的基本信息。不然连你也撤职。”  莎娜把我叫到一边轻声说:“真的要撤他的职吗?”  我笑道:“现在村里有考古的人员,有公安局的人员,有医疗人员,有科学家等。你虽然有上面的指示全权处理,但他们群龙无首,你初来乍到,不树立威信咋行?何况人命关天,那个所长也确实有错。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各司其职,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  我接着问道:“谁负责考古的?请说说你们的意见。”     第二章 迷雾重重    当我问到谁是负责这次考古的负责人时,却看到是老熟人白胜。他是我在一个异度空间结识的某省考古队长,现任北京考古队队长。(见拙作《回家》)  我急忙上前握手寒暄道:“原来是白大哥呀!请你介绍一下那个奇怪的墓吧”  白胜摇头道:“卫老弟,这里说不清楚,还是请大家到现场看看吧!”  我们一行随着白胜来到那个挖掘现场。现场面积并不大,大概只有一百多平方米。白胜指着挖掘的坑说:“这个坑并不深,加上我们勘察古墓挖的土,深度才两米左右。但奇怪的是此墓墓碑在墓里面,而且此墓是用砖混结构简单的构造起来的,墓里面除了墓碑,就只有一口棺材。还有此墓地坪却是土地,并未铺设地板。至于村里盛传棺材流血了,那是棺材上的红漆。”  我问道:“怎么棺材上有红漆?你们确定是什么年代的棺材吗?墓主人是谁?”  白胜闻听不禁打个哆嗦道:“卫老弟呀!说来奇怪,按说棺材都是黑颜色的,但不知为何这口棺材却是围着棺材上部四周漆了一道二十公分的红漆。更奇怪的是,棺材里面墓碑这样写着‘唐·大将军岳泽宇之墓。”  听到这里,我打断白胜的话道:“唐·大将军岳泽宇之墓?确认年代了吗?”  白胜笑道:“尸骨已经经过碳14鉴定过了。大约在公元六二三年,也就是唐王李世民争天下的时候。”  我疑惑地问:“碳十四?”  白胜解释道:“碳14是碳的一种具放射性的同位素,于1940年首被发现。它是透过宇宙射线撞击空气中的碳十二原子所产生,其半衰期约为5,730年,衰变方式为β衰变,碳14原子转变为氮原子。由于其半衰期达5,730年,且碳是有机物的元素之一,我们可以根据死亡生物体的体内残余碳14成份来推断它的存在年龄。生物在生存的时候,由于需要呼吸,其体内的碳14含量大致不变,生物死去后会停止呼吸,此时体内的碳14开始减少。由于碳元素在自然界的各个同位素的比例一直都很稳定,人们可透过倾测一件古物的碳14含量,来估计它的大概年龄。这种方法称之为碳定年法。其他常用的还有钾-氩法测定,钾-氩法测定,热释光测定等。”  我点点头道:“既然尸骨确定了,可有其他的东西吗?”  白胜说道:“墓里除了棺材里有一把宝剑外,棺材外面有一支方天画戟,这个也经过鉴定是唐代的。更为奇怪的是宝剑上沾有干枯的血迹,经DNA和尸骨头发的检测却是两个人的血型。可是墓里只有墓主人一个呀?”  我听完白胜的叙述,不禁疑云重重。  我问道:“白大哥!这个墓可被盗过吗?”  白胜摇摇头道:“从发现这个墓为止,经过仔细勘查,此墓未被盗过。”  我皱皱眉自言自语道:“唐朝大将军岳泽宇?旧唐书和史记,并未记载有这个人呀?还有,为啥这个墓明明是个将军,而这个墓却建造的太草率太简单,又似乎显得很神秘?又为什么墓碑在墓里面?为什么一把宝剑沾有两个人的血迹?另一个人是谁?以及这个墓里违背常识的建造是有意为之,真是令人费解呀?”  回去后,我又和莎娜姐一起召集驻扎在村里的医疗人员。  我问道:“目前死八个人了,他们死亡原因调查清楚了吗?”  其中一个皮肤很白的医疗人员回答说:“经过对那些尸体检查,发现他们似乎受到惊吓而亡,又似乎是心脏猝死。”  我抬头不满地问道:“啥叫似乎?”  那个医疗人员回答道:“心脏瘁死,又叫心源性猝死。死者在死亡前,对死亡毫无查知。虽然目前尚无死亡确切定论,但可以肯定是,这些死者死前一定受到某种程度的惊吓。因为这些八名死者,无一例外都保留死亡瞬间的极度惊恐。”  我点点头道:“你们下去吧,尽快查出死亡原因。”  接着又把村长叫来问道:“请你详细说说事件的经过吧”  村长心有余悸地说:“这些奇怪的事在五六天前发生的。那天王二妮家要在旧房子的原址下,拆了重建新房子。就在他们挖地基的时候发现有砖混结构的圆顶。起初以为挖到古墓了,他们很兴奋,就想接着挖那个砖混结构的圆顶。这时候突降大雨,他们被迫停工。谁知道在当天半夜里听到王二妮一声尖叫,他爹急忙去查看,但王二妮当场就死了。没等王二妮下葬呢,村里接二连三死了好几个人。都是王二妮的左右邻居。一时间村里说啥的都有,有的说触犯神灵了,有的说是造孽。起初我们没报案,就请村里驱鬼的大仙来做法事,结果仍有人死亡。后来我们连着请来和尚、道士甚至看风水的大师,结果仍不管用,不得已才上报。再后来县考古队的一位专家也和村里那些人一样死亡了。再后来就是国家派军队、派你们来。”  我听完村长的话陷入沉思。  调查陷入困境。  第二天我和莎娜姐,吴勇及白胜大哥一起重新来到那个奇怪的墓前,决定再仔细勘查一下,看看能否找到新的线索。  我们四人在墓坑里忙到快中午,就在我们失望时,忽听白胜兴奋地用手举着一个小牌子大呼道:“我找到一个牌子了。”  我们急忙凑过去看,只见白胜手里的铜牌子长约三十公分,宽约二十公分。牌子上刻着四个字:“扰我者死”。  我们对着这牌子研究了半天也没有个头绪,我忽然灵机一动说:“既然这个铜牌子是在离墓坑地下三十厘米处找到的,那么会不会因为年代已久,墓坑会下沉?说不定再往下挖还会有新发现呢?”  我刚说完,莎娜说道:“卫老弟说的不无道理,我们现在就拿工具去在挖挖试试?” 共 1162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了前列腺结石该怎么治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昆明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