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港 > 美食

无悔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4:20

在大妹和小妹尚没有走之前,我啥都不用去说,可她们俩真走了……  什么是气,什么是苦,怨悔一古脑儿就消了。  三十年前,也正是我15岁生日那天,年近半百的父亲得了胃溃疡。当时,母亲也患有慢性病,我和两个妹妹尚小。  本来全家就挺紧巴的日子,这一折腾,只好迫使我和大妹弃学加入“倒蛋”部队了。从此,新的奔波,把我初三的梦吹得无影无踪,也把“三好学生”之类的荣誉,一瞬间赶进了炕洞。  然而幼稚的心,也把当时的不念书,少费脑,作为一种极快的事,巴不得让兴奋的心多跳上几天。  说实话,“倒蛋”生意虽吃点苦,每天也能挣三四块钱,尚且能给家里救个急。  父亲抱病在家自疗,小妹上学,我和大妹发奋念这生意经。就五个年头吧,家里发生了一个不小的变化。不说父母的病仍未治愈,也不提我与大妹的生意经念的阴差阳错,但道小妹一鸣惊人,考取了兰师这件事,就足以让全家人难以尽述这喜这忧了……  小妹虽说个头不到一米六,可脑瓜比我和大妹亮豁,记得打她上小学起,就一头插进书堆里再也没拔出来。因为是老生胎,父母常常袒护她,家里啥事也不做,光知要钱买书,还讲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谁也说不过。我和大妹心里总憋气,但看在父母的面上,也就忍了。  小妹抹一把泪走了,我们抹一把泪又是羡慕,又是抱怨。就拿小妹在兰师用她的30元奖学金买的一个“磁化杯”来说吧,父母指着它,成天价左一个“出息”,右一个“孝顺”,就我和大妹“没处使”。听说买的“磁化杯”还能治病呢,就当成了宝贝,比我们还值钱呢,放在显眼处,供在供桌上,逢人就夸,见面就叨。还声声叮嘱:“就我和你妈用,你们谁都甭动。”也难怪,家里祖祖辈辈也没用过这样稀罕的东西。“唉,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今生是出不了头了,也买不了更孝顺的东西!看来老天注定干啥的就是干啥的,怨悔也是自寻烦恼。”  光阴荏苒,四年的日子随流水而去,我与大妹由搞生意转为地地道道的务农。小妹也毕业了,分在兰州当老师,留一头披肩发,穿一身黑毛衣毛裤,还罩一件墨绿色风雪衣,变成了正儿八经的城里人。有一天,适逢我26岁生日,又是大妹出嫁的前一天,远路上来的亲朋,一大早就挤满了屋子,酸汤刚上吧,小妹才风度翩翩的来了。因为帮厨正忙,我没顾上去见小妹,只在隔壁边做活边竖耳静听。  “妈……您好些了吗?爹……”“好啊,好啊!总算把你给盼回来了!这几年多亏我尕女子的孝顺,你爹和我的病好多了!”  “是啊是啊,好多了好多了!可……你哥他还忙着呢……”  我听父母的话,似乎有啥心事没说出来。  “莫非是大妹出嫁,心情不好,或是我有什么不到……”见过了小妹,我不由寻思起来。  夜晚,稀客散尽。母亲和小妹忙着给大妹料理嫁妆和穿戴,我和父亲帮厨拾掇撇摊。半晌,父亲才低低的从牙缝挤出半句话来:“雄儿,我知道你在恨我,是我对不住你呀,可……”  沿着朦胧的月光,我发现父亲的手在颤抖,眸子里深含着对往事的追忆:“唉,还是你奶生前说的话在理,咱家可就你一个儿,走了这家……唉,咱也不图啥,再说出去了,家里也不放心,翻年儿就给你安个家,安安稳稳过咱的日子,哪点不好,你说呢……”  时间“嘀嗒”的真快,一院子的东西刚拾掇好,时钟就指过三更,小妹护送着大妹启程了,母亲扯着大妹的衣角,抹一把泣泪,跟出了狭长的巷子。  我立在大门口,默望着他们走去的身影。许久许久才回过头来,刹时间,孤寂的门楼,空旷的家园,年迈的父母象一组不和谐的镜头,闪显瞳眸,叠置眼前,我的心绪纷杂茫乱极了……我……我终于明白了。 共 14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如何治疗前列腺增生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病
成人癫痫病有什么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