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港 > 金融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四百一十五章末世来了(43)番外

发布时间:2019-09-25 17:18:24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四百一十五章末世来了(43)番外

很多时候,恨并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嫉妒。梅梅曾经是尹家的一个女佣,末世前她就嫉妒家里的大小姐可以生活的而快乐,可以有一个哥哥对她如珠如宝,而她却只能做一个女佣,伺候着那个她嫉妒的女人。

但那时候尹柔身体不好,所以梅梅心中还有些安慰,她觉得,即便是再有钱又怎样,没有一个好身体,还不是享受不了那些钱带来的生活!

可是末世之后,七月依然得到了她所羡慕的一切,权利,地位,能力,所有的一切都仿佛眷顾了这个女人,七月得到了一些,而她只能落入泥沟里,被一群她曾经看不起的人践踏!

阴狠的眼神能瞒得住别人,但却无法瞒得住七月,七月的精神力高的几乎无人能与之匹敌,几乎是梅梅看过来的瞬间,七月就已经感觉到了。

七月略一愣,随即便想到此人是谁了,而梅梅见七月也看到她了,她挑衅的一笑,便再没有说话。

这次参加剿灭行动的人有两千人之多,所有人都是异能者,而为了方便管理,这两千人分为四个队伍,而四个队伍的队长分别是铃兰、梁嘉铭、廉坤还有银秋。

钟明明赶到队伍中的时候才想到这一点,而当她想到后顿时就汗了,因为这四人貌似和七月都有仇,不管分到哪对都不可能和平相处,无奈之下,钟明明只能跟在七月身边,以免这四人徇私想找七月的麻烦,而成了寻死了。

队伍浩浩荡荡的朝Y市出发了,钟明明和七月外加四个队长坐在一辆车上,孙雨和周立他们坐在后面一辆车内。

乔佳妮还很担心七月的安危毕竟之前和七月在一起的每个人都已经表露出杀意来了,七月现在在仇人堆里,实在是不安全啊!

可是孙雨几人却完全不担心,以小姐的能耐,想找小姐的麻烦完全是不像活了吧!

队伍浩浩荡荡,每个人几乎都自信满满,毕竟数千人的异能者小队看起来蔚为壮观,在他们看来,只要一到Y市,那些丧尸就是他们手下的,任他们宰割了。

虽然钟明明很紧张,之前还有些忐忑,但是看众人如此轻松的样子,心中也放松警惕了,在她看来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四百一十五章末世来了(43)番外

,丧尸就是再厉害也不会是这数千人的对手吧!

七月见钟明明看着那群异能者队伍时候自信的笑容,微微叹了口气,她可不会如钟明明这么乐观,毕竟在原书中,这群队伍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因为女主的关系,这才面前活下来了一百多人,而就是这些人回了基地后大肆宣传女主有多强大,奉女主为末世的女神的。

越是朝Y市进发,七月发现天空中的乌云就越浓密了起来,而过了不久,队伍朝前行进的道路却忽然被一条湍急的河流所挡住了。

“怎么不往前走了?”坐在车上的钟明明见车停了下来,于是便打开车门下车问道。

“会长,路被河水挡住了。”一个前面的车也下来了几个人,对钟明明喊道。

“不可能啊,这么没有河啊!”一个对Y市比较熟悉的队员跟着喊道。

钟明明也记得这条路上没有河的,于是拿出地图来看,果然,这里并没有什么,而原本地图上的显示,这里以前是一片田地。

不管是出了什么问题,过河才是现在重要的。

对于突然出现的河,钟明明并没有多想,只是合上地图后说道“木系异能和土系异能的队员搭设木桥,一会咱们通过木桥过河”

铃兰是木系异能,她队伍里的队员主要就是这两个系的,于是铃兰答应了一声后便朝队伍的前方而去,打算按照钟明明的话搭桥过河。

“等一下,我觉得这事有蹊跷,现在不能这么莽撞的搭桥。”七月忽然开口说道。

钟明明一愣,末世的地形发生改变虽不多见,但也不少,她实在不觉得这里多一条河有什么大不了的。

钟明明还没说话,铃兰便冷笑一声开口了,她讽刺的道“我想尹大小姐一定是被家里保护惯了,因此胆子才这么小,看到点东西就吓的不行。不过是一条河罢了,若是你觉得危险,那我们搭好了桥你大可以不过!”

铃兰的话一出口,另外几人也是纷纷符合,廉坤、梁嘉铭还有银秋三人其实是情敌关系的,为了女主,他们几个明争暗斗的很久,但是在面对同一个敌人七月的时候,几人竟然头一次达成了统一战线,一起对七月冷嘲热讽了起来。

钟明明这一次也觉得七月小题大做了,但是为了怕七月发飙,于是还是按下了那三人对七月嘲讽的话,然后让铃兰继续去搭建木桥。

上百个土系和木系的异能同时出手,这桥就如同神乎其技一般在河上凭空而立了起来。铃兰为了和七月置气,这一次不仅很快搭建了桥,而且还搭的极为漂亮,两边围栏上的木藤还开着朵朵漂亮的蔷薇花,让这坐桥顿时充满了浪漫的色彩。

桥一建好,几乎所有异能者同时叫好,铃兰也挑衅的看了一眼七月,神色颇为轻蔑。

七月没有说话,但却退了几步,站到了队伍的外面,而孙雨几人一见七月如此,于是纷纷也站在了七月的身边。

七月道“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跟着过河比较好,我还是那句话,这河突然出现在这里有蹊跷,我觉得还是等等看看情况比较好。”

“既然尹小姐决定留在这里,那我们也不勉强,等我们过河之后尹小姐要是觉得安全了,我不介意你继续踩着我建的桥过河的。”铃兰说道,随即自己榻上了那坐木桥,然后大步的朝前走去。

原本有人听了七月的话后也是颇为犹豫,但是见铃兰竟然自己就朝前去了,而那座桥也没什么问题,更没有什么危险,于是也不再等了,开车的开车,步行的步行,便一同上桥了。

这河十分的宽,几乎所有人都上桥了,而铃兰竟然还没走到桥的对岸。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手术需要多少钱
谁知道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好不好
有人在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治好吗
到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怎么坐车
去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怎么坐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