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港 > 军事

佛教协会会长佛教若排斥互联网就会没有力量

发布时间:2019-06-13 13:06:06

佛教协会会长:佛教若排斥互联就会没有力量

学诚法师

龙泉寺山门。这里吸引了很多北大清华的高学历人士出家。新京报浦峰摄

学诚法师(左)正在指导弟子贤启法师学修。贤启法师是清华大学核能专业博士。龙泉寺供图

学诚法师16岁出家,2005年担任北京龙泉寺方丈。今年4月20日,出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同时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副主席等职务。

【对话动机】

从山间破旧小寺,到拥有高学历僧团的“强科研寺”,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详述龙泉寺10年间的发展之路。

佛教弘传需与时俱进

新京报:龙泉寺有一批清华、北大等名校高材生皈依剃度,被称为“强科研寺”,它为何能吸引高学历人才?

学诚法师:龙泉寺位于海淀区,和很多高校离得较近,一些对佛法感兴趣的人经常来寺里访问交流,其中有的人因缘成熟了,选择出家。实际上来龙泉寺出家的人,各种学历、阅历的都有,每个人的善根和因缘并不与学历挂钩。

这个时代越来越趋于知识化和专业化,社会也需要高素质的僧人团队。从全国佛教整体比例来看,出家人的学历普遍偏低。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才投入到佛教事业当中来。中华文化要走向世界,没有人才,没有传播,怎么走向世界?

新京报:有人质疑高学历人才皈依剃度是消极避世,浪费了国家教育资源,你怎么看?

学诚法师:有人认为出家人比较消极,不做事,与世隔绝,实际上佛教是非常积极入世的。历史上,大量高素质的出家人为中华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唐代出家为僧、尼须通过考试;清朝中叶后,因为战乱,很多底层的人,乃至难民为求生或避债而出家,所以长期给社会造成出家人避世的错觉。

现在国民文化素质普遍提高,如果出家人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就没办法把佛教善的力量释放到社会中去。现在正处于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需要包括佛教在内的中华文化走出去。高素质人才出家,正体现了他们的进取心和感。

新京报:你说过,“如果不利用高科技,佛法就传不出去。”龙泉寺建立了科技团队,并有一群精通程序的义工,你为何如此看重高科技?

学诚法师:佛教是古老的、传统的,但佛教徒是现代的。佛教徒和佛教应该接受和欢迎所有先进科学。我们应该把慈悲、平等、圆融等佛教智慧,用适应现代社会的方式传递出去。佛教的弘传方式和方法需要恰当地与时俱进。

在这个时空因缘下,佛教要弘法、广度众生,就要利用高科技,利用现代传媒的方法与手段,才能快速把佛法传播出去。出家人不应拒绝新知,而要积极学习,掌握现代文化、科学,才能在心灵世界为社会大众提供有效的帮助。[1][2][3]下一页“红”僧人能帮许多亾

新京报:你2006年开通博客,2009年起用中文、英文、法文等十种语言在互联上弘扬佛法,被誉为会利用互联的法师,但很多人批评互联消解了严肃文化,你认为在互联时代该如何传播佛法?

学诚法师:这个时代是络时代,各行各业发展都要络化,并像络一样连成一体,孤立肯定没有力量。佛教若排斥络,就没有办法去广泛深入地影响社会。

互联只是一个信息载体,关键是怎么面对它、如何选择它。现在上充斥着大量的负面、不实、垃圾信息,甚至有害信息,严重污染了现代人的精神空间。在这个信息海洋中,我们应该去传播正面、积极、健康的信息,为人们提供净化心灵、精神交流的平台。

新京报:佛教给人的印象是深山古寺、清净,重在修行、参悟,你把互联引入寺庙,是否担心会影响僧人清修?

学诚法师:佛教有许多面,有出世的一面,也有入世的一面。龙泉寺的僧人,并非外界传说的那样都是不离身的络达人和科技高手。龙泉寺要求僧众专心办道,远离世染。为保证清修,寺庙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用电脑、上要申请;也不允许拥有,只有少数执事法师,因工作需要,才会由寺院配备。龙泉寺的僧团是有分工的,负责事业部门、需要上的只是少数法师,绝大部分僧众的学修不受络影响。

新京报:你每天上多久,主要使用那些互联产品?

学诚法师:我平时上主要是了解一些国内外时事,宗教界、佛教界大事,以及一些社会评论和舆论。现在除了博客、微博、龙泉之声传统文化,我还开通了平台。我们的动漫制作中心除了见行堂语系列的漫画,还制作了很多动画片、微电影,这些在络上都能见到。

新京报:你怎样看待“红”僧人,比如有2400多万粉丝的延参法师?

学诚法师:互联是与大众交流互动的一种非常好的方式,人们通过互联可以了解到佛法,获得心灵的启发,也可以在博客、微博上提出他们在家庭、择业等方面的困惑。我们通过络给他们适当的关注、安慰和鼓励,能够帮助到很多的人。

新京报:你用动漫形式出版的《烦恼都是自找的》成为畅销书,为何用这种形式传佛法,效果怎样?

学诚法师:能传播出去才是好东西,不能传播出去,东西再好,作用有限。传播出去,还要大家容易懂,能够渐入人心,才真正对生命、对社会有帮助。

太严肃的东西,大家往往有畏惧感,心生远离;而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们都对漫画有着天生的亲切感。时代不同,有人喜欢更亲切的佛法,那就要有这样的佛法。近,《烦恼都是自找的》在中国国际动漫节荣获金猴奖,这也说明我们的努力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寺庙应恢复清净道场”

新京报:龙泉寺是为数不多向公众开放修行的寺庙,有各种禅修班、法会,这为了什么?

学诚法师:只有被现代人所欢迎和接受,佛教的正能量才能如涓涓细流一样流淌到社会内部去。佛教需要用大众喜欢的方式贴近社会、民生。

很早以前,我注意到北京高素质人才密集,但很少有对公众开放的道场,就特别想在北京建立一个大道场,培养佛教人才。终于在龙泉寺实现了这一心愿。

新京报:龙泉寺不收香火费用,各类禅修班都免费,寺庙没有经济压力吗?

学诚法师:龙泉寺的经济来源主要是十方信众的支持。寺院不断完善一些基础设施,的确一直存在着资金缺乏问题。然而,龙泉寺有自己耕种的有机农场,僧众平时吃穿住用比较简单,所以自身开销不大。只要大家能够坚持戒律的行持,就能保证基本生存。

新京报:目前中国许多寺庙重视经营,比如少林寺,除了打造少林寺商业品牌,还在海外买地开设公司……你如何看待这些举措?

学诚法师:在现代社会如何来保持和传承宗教的基本教理、教义和宗教的基本精神,同时又能与现代文明相结合,是一个时代的大问题。这里面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各地的寺院都在做各种尝试,因为因缘条件不同,呈现的面貌也有所不同。

当今的宗教界存在“寺庙被承包”、“烧高价香”、“私设功德箱”等不良现象,这是唯利是图的物欲文化对宗教界的腐蚀,影响很不好。

新京报:你认为寺院该呈现如何的状态?

学诚法师:我觉得寺庙应该恢复清净的道场,让出家人能很好地持戒,安心办道。比如龙泉寺僧团持金钱戒,对上和的使用等进行严格管理,设立了种种规矩,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有了清净和合的僧团,把寺庙的各种防范措施做到位,寺庙各种功能比较具足,各项事业才能较好发展。寺院的自身建设搞上去,才能够把好的影响释放到社会中。

青年人三大困惑:择业、孤独、家庭

新京报:佛教是一门出世的宗教信仰,你作为宗教,又担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副主席等诸多职务,两种不同的身份发生过冲突吗,你如何平衡这两种角色?

学诚法师:佛教根植于社会,所以要从如何契合时代缘起、利益人类社会的角度来考虑其发展。发展佛教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利益广大众生。所以,我这两种身份是不矛盾的。

在当今世界,国家和社会也都期许佛教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这是时代的主题,也是佛教的,佛教界应该积极契应这样的使命,勇于担当。

新京报:为何有很多高知、白领到龙泉寺来体验修行?他们能从龙泉寺获得什么?

学诚法师:现代都市的白领,因为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身心都比较疲惫。人要调整、化解自己内心的矛盾,宗教思想从人的内心出发,容易让人接受。

龙泉寺对公众开放,举办了IT禅修营、音乐禅修营、动漫艺术禅修营等,包括静坐、行脚禅、农禅等体验式课程,就是要让大家体验传统的生活,让躁动疲惫的心安静下来。大家与出家法师、义工交流,学员之间也互相交流,在这种面对面的交流中,心扉就慢慢打开了。

新京报:你是全国青联副主席,龙泉寺有很多青年义工,青年人向你倾诉得比较多的问题和困惑是什么?你是如何开导他们的?

学诚法师:还有很多青年人通过博客、微博和我互动交流,问题多是精神层面的,以下几类问题比较多,,择业问题,第二,人们远离家乡择业,内心容易产生孤独和疏离感。第三是家庭问题,比如父母不和等。

很多时候是我引导大家思考和认识什么才是积极健康的人生态度,什么才是有价值的人生,让内心的力量得到培养。

新京报:你有困惑吗?若有,你是如何化解的?

学诚法师:困惑,佛教讲即是“无明”,就是没有“智慧”。我们因为没有智慧而起各种烦恼。出家人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断除无明烦恼,用佛法去断。佛教里有系统讲述断除无明烦恼的理论与实践方法。当然,在面对现实问题时,无明烦恼还是会起来,这时候正是考验和强化自己佛法修行的机会。我出家以后,按照佛法里的方法修行,让内心保持清明和安宁。前一页[1][2][3]下一页-探访

“中国科研强寺庙”如何炼成?

低沉的英语阅读声,肃穆的佛殿,数十名披着袈裟的法师,十几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近百名年轻的义工。这有些“错位”的场景是龙泉寺“五一”法会多语种分会的一幕。用英语阅读的是佛经《楞严经》。

与京城富丽堂皇的雍和宫、法门寺等着名寺庙相比,龙泉寺有点“寒碜”,古老破旧的山门狭窄难容一辆小车通过,院内仅有的四间拜佛小殿堂也有些破旧。

但用心观察,你会发现龙泉寺独特之处,公共小广场公示板上贴着招募影视动漫制作义工、多语种翻译义工等告示;在寺内数字图书馆,用就可以查找要借阅的书;寺庙的门禁系统使用指纹识别,僧人刷指纹即可进入。

这是座古老和现代结合的寺院。

“学霸”僧团改造寺院

2004年,禅兴法师追随方丈学诚法师来到龙泉寺,一起入寺的,包括禅兴法师,仅五位法师。

10年间,龙泉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寺庙,成为“中国科研强寺庙”,“学霸寺庙”,坊间戏称其为“极客圣地”。

龙泉寺有一支让外界好奇的高学历僧团。2004年追随学诚法师入龙泉寺的五名法师,其中三位名毕业于清华大学,一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

禅兴法师说,如今龙泉寺僧团扩大到100多人,约有一半以上法师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其中5位书记法师中两人是清华大学博士:除了他,另一位贤启法师是清华大学核能专业博士。普通法师中也不乏名校毕业生身影,贤宇法师柳智宇毕业于北大数学系,贤超法师毕于北大物理系,贤威法师是中科院博士。

禅兴法师是大藏经整理项目的负责人。该项目组6名骨干成员均是名校毕业。“整理佛教经典需要高素质人才来做。”

参与大藏经整理项目的贤宇法师柳智宇2010年入龙泉寺,他曾取得国际数学奥赛金牌。“柳智宇逻辑思辨能力很强,脑子很聪明,非常适合整合佛法、义理。”禅兴法师说。

除了典籍整理,禅兴法师说,高学历人才还参与寺庙的各方面建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力学博士贤立法师参与了庙宇的设计、制图、监工等工作。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贤信法师设计和维护龙泉寺官“龙泉之声”,目前已有上千万点击量。

互联思维的寺院

2011年,全球中文IT社区CSDN举办移动者开发大会,在一群西装革履的互联大佬中间,身着黄色僧袍的僧人满口互联术语,谈论技术潮流,引发了围观。

这位僧人就是龙泉寺的贤信法师,“一开始他们以为我走错门了,后来才发现我确实是来参会的。”贤信法师笑着说。仅2013年,龙泉寺就参加了9次各类技术开发大会。

贤信法师2009年进入龙泉寺,之前他曾在一家IT公司做程序员。进入龙泉寺后,为方便僧众学习佛法,义工住宿等,他设计了多个程序。

贤信法师频频与IT圈人才互动,国内一些知名互联公司也组团来龙泉寺参观,交流互联技术,一些投缘的IT人才主动成为龙泉寺义工。龙泉寺信息技术组逐渐名声在外。贤信法师说,有不少IT界大名鼎鼎的工程师来龙泉寺禅修。

贤信法师介绍,龙泉寺对僧团的管理依然遵循清规戒律,但在弘法方面非常现代化。龙泉寺新的建筑都安装了音频和视频设备,覆盖络;开会可以使用络会议、会议,联络北京、外地和外国的不同会场。遇到重大法会,人比较多,可以同时开辟数个分会议室现场直播主会场法会。

原标题:佛教协会会长:佛教若排斥互联就会没有力量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阴囊湿疹
门店管理信息系统
癫痫病重点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