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港 > 生活

超维术士 第1024节 厄运原由

发布时间:2019-12-05 05:05:14

超维术士 第1024节 厄运原由

狰狞恐怖的巨大龙头,就离安格尔不到两米的距离。

哪怕对方并没有释放任何威压,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其身周无意识释放的气息,便让安格尔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托比,被对方卷到半空中。

“不…不要动它。”安格尔费尽力气,按捺住翻滚的气血和惊惧的心情,一字一句的道。

深渊风龙却没有理会安格尔,只是用他铜铃般的巨眼,仔细的打量着托比。

它眼神中蕴含的情绪十分复杂,既有疑惑,又带有怀缅,但更多的却是厌恶。

“果然有它的气息。”精神意念传入安格尔的脑海,“不像是它的后代,反倒有些像将它所有情绪纳入一处的口袋?是后天的改造移植吗?”

深渊风龙的疑惑,让安格尔愣住了。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对方所谓的“它的气息”是什么意思,但结合它后来的话,诸如“情绪纳入一处”,安格尔大致有些明白了。

托比其实就是一个格蕾娅通过创生之术制造出来的“活体食物”,不过有点特殊的是,制造托比的调料,却是由一只她无意中得到的传奇魔物的五脏所炼。

原本安格尔并没有想过、也无意打探托比的“前身”,但自从来了深渊以后,他便发现托比似乎并没有受到深渊环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比起在巫师界更加如鱼得水,当时安格尔便猜测,会不会托比的前身——那只传奇魔物,其实就是来自深渊?否则,无法解答托比在深渊畅行无阻。

先前只是猜测,如今由这只深渊风龙口中,安格尔得到了确认。

果然,托比的前身来自深渊,而且看样子,深渊风龙还认出它来了。

“不对,不是后天的改造。它的出生看上去很自然,不过,似乎并没有被外力干扰过。”深渊风龙喃喃自语,否定之前的推测。

久思不可得,深渊风龙本身也不是喜欢常思问题的人:“算了,那老家伙狡诈至极,估计是它留的后手与布局,还是不掺和了。”

被柔风卷到半空的托比,重新落了下来。

安格尔见状,强行撑着被压迫的肉身,走上前接住了托比,然后揽入了怀中。

深渊风龙的眼神带着好奇与探究,“卑贱的人类,你可知道它是谁?”

“它是……托比。”安格尔喘着粗气。

“它如今叫托比吗?真是一个毫无兴意的寡淡名字。”深渊风龙的语气带着讥诮:“人类,你可知道它的真名?”

“它就是托比,没有什么所谓真名。”

安格尔的回答,让深渊风龙有些意外,不过它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有更多的表态,而是话锋一转道:“你一介人类,打算继续带着它?”

安格尔没有说话,只是抱紧托比,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了他的选择。

深渊风龙舒展了一下恐怖的双翼,头从深坑中抬了起来,看向一个未知的远方。

之前压迫在安格尔身上的恐怖气息消失,睢盱一望,安格尔发现深渊风龙眼中依旧带着厌恶,但那种实质化的恶念却消失不见。

杀意似乎也跟着不见了?

安格尔心中有些疑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深渊风龙此时的眼神似乎穿透了无数的时空,看向一片幽寂且黑暗沉浮的死海中,在那死海的海底,有一个佝偻跪伏的人影……

好一会儿它才回过神。

“果然

,吾被怒意唤醒,循杀念而来,是因为它在作祟。”

深渊风龙的精神意念带着愤怒,但隐藏在愤怒之下,却是一种厌恶与微不可查的忌惮。

安格尔正在疑惑的时候,深渊风龙的头颅再次转向安格尔。

“人类,你确定还要带着它?”

这是深渊风龙第二次问同样的话,安格尔的回答是缓慢而郑重的点点头。

深渊风龙深深的看了安格尔一眼:“就算整个晦光山脉的恶魔,都是它引来的,人类,你也打算带着它?”

整个晦光山脉的恶魔,是托比引来的?安格尔的眼底闪过怀疑。

托比的前身这么厉害?

深渊风龙似乎看穿了安格尔的心思:“这与它的身份无关,看来你还不知道,它身上有厄运巡礼者的气息?”

厄运巡礼者的气息?!安格尔愣住了,他并不怀疑深渊风龙的说辞,因为对方没有理由骗他。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一切似乎都能说通。为何从他解救托比开始,一路上就出现各种倒霉的事件了。从被巨蛇追杀,遇到巨魔、奥洛夫触须蟹,从守望要塞离开,遇到数不尽的偷袭,说不定就连两次跨界通道出现意外,都是因为托比的厄运所影响的。

乃至,桑德斯可能在跨界通道中迷失与流放,都是……托比造成的?

“卑贱且无知的人类,就算如此,你还要带着它?”

安格尔恍惚的时候,深渊风龙那恐怖的意念再次闯入他的脑海。

安格尔看向手中的托比,丝毫没有迟疑,将它纳入了怀里。

他的动作,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托比无数次的将他从死亡中救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生死相融,安格尔不可能放弃托比,也绝不会放弃。

“既然如此,那你好自为之。”深渊风龙这一次没有称呼安格尔为卑贱的人类,只是用莫测深意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拍打着翅膀,准备离开这里。

它没有打算杀死安格尔。

或者说,到了它这种层次,安格尔完全已经算是蝼蚁。就像是人类一样,看到路边一个蚁穴,会莫名其妙的踩踏吗?

深渊风龙亦是如此。

先前之所以对安格尔抱持着杀念,不过是被怒意左右了情绪。

从它并没有一开始就杀死安格尔,就知道,它心中在初就有怀疑。

它不会随意的对一只蝼蚁置气,它不杀死安格尔,只是限制安格尔的移动,不过是在寻找让它做出异动的原因。

当然,这也算是安格尔的厄运到了,反倒祸福相依了。

因为深渊风龙的实力太强大了,再进一步,就是传奇。它的实力,已经足以察觉到自己情绪的异常,所以它才会愿意去寻找原因。

若是换成诸如东菈之前遇到的那只跌落王座的曼吉摩涅,就根本发现不了异样,会遵从自己内心的欲望,杀死让它感觉厌恶的存在。

深渊风龙知道了厄运巡礼者的气息,是它冲动的因素后,它便了然了。

得知真相后,它依旧可以随意处置安格尔的生死,只不过安格尔的选择,让它放弃了击杀的决定。

杀不杀死一只蝼蚁,并无所谓。但那老家伙选择了那只蝼蚁,或许有它的原因。

深渊风龙并不知道托比其实是诞生于饭桌,只不过曾经被那个老家伙所支配的恐惧,深深的刻在它的内心,所以它深信,托比是那个老家伙的棋子。

所以,它选择放任,并且不掺和。

……

安格尔以为自己入了必死的局,甚至已经偷偷的在想着掀桌子的事了。可没想到的是,那只深渊风龙放弃了杀死他的打算。

安格尔思考了一下,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深渊风龙出现在此,估计也是受“厄运”影响。莫名其妙的被情绪掌控,美其名曰“命运指引”,当发现真相其实是自己被厄运巡礼者的气息所左右时,肯定会心生反骨。

当然,这只是安格尔的猜测。

不管如何,能够活下来,便是幸运的事。

可是——

安格尔看向在他衣兜里睡的酣然的托比,它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看上去还颇为惬意。

安格尔不知道托比是如何沾染到厄运巡礼者的气息,或许是在幽影洞穴中出了问题,又或者托比偷偷的跑到了临界森林?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就算追本溯源其实也改变不了现况。

如今安格尔要面对的是,沾染了厄运气息后,他该如何顺利的带着托比活下去?这才是他现在关心的问题。

他的实力对于深渊的整体水平来讲,是相对羸弱的。别说晦光山脉的那些恶魔,光是遇到一只半血恶魔,安格尔就已经对付不了,所以就算深渊风龙没有杀他,但遇到下一个魔物,自己也必然会成为狩猎的目标。

恶魔天生就排斥人类,它们遇到安格尔,不会想自己为什么要杀,而是直接动手。

这一切的思绪不过是瞬间流转,可,安格尔依旧没有得出一个较为妥当的结论。

他该如何在深渊活下去?

如今没有人能回答他,桑德斯生死未卜,眼下留在他身边的只有昏睡的托比,与……即将振翅高飞的深渊风龙。

安格尔的心思一动。

“尊敬的风龙大人,托比身上的厄运气息,有解除的方法吗?”

安格尔的内心带着忐忑,他原本不想再与深渊风龙这种超级巨擘有所关联,但如今他实在没有其他途径了。

如果他不问,单独留在这里,估计也是死。

索性问出来,说不定还有几率活下来。

安格尔的声音,让深渊风龙缓缓的低下头:“卑微的人类,你有什么资格向吾发问?”

长泰县医院
北京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泉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安徽治癫痫病医院哪
雅安好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