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港 > 旅游

虐仙记 第1402章世上美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11-16 17:05:53

虐仙记 第1402章世上美的女人

第章世上美的女人

“是,主人。”江流沙和潘神侯一起行礼作别。

在恢宏的轩辕神殿之中,薛冲的神色越加的平和:“陛下是要我先去见一见冰雪公主吧?”

“我正有此意,不知你可愿意?”轩辕帝皇的眼中升起愤怒。他说这些话,都是压抑着自己的性子说的。

“这是我朝思暮想的事情,多谢陛下成全。”薛冲立即拜谢离开,在一个小黄门的带领下进入了冰雪宫。

到处都是茂盛的树木,知了在林间不厌其烦的鸣叫,似乎更加增添了夏日的闷热。

冰雪公主用一只纤纤玉手托住自己的香腮,独自坐在夜归亭的亭中,俯瞰着晴空万里的白云以及盘旋的飞鸟。

纵然是在盛夏,冰雪公主所在的地方还是有一点点的寒冷,这里的地势的确是太高了,不过却是正好让盛夏的炎热带来了一丝清凉。

“哎——”轻轻的一声叹息,就像是一道来自于天外的箫声。

当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冰雪公主全身触电一般的一震,蓦然抬头,就看到了薛冲。

此时此刻的薛冲,使用心灵力无声无息的来到她的身后,为的就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可是薛冲立即就感觉到失望,冰雪公主的脸上似乎并没有惊喜的样子,甚至于说她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表情,除了刚才薛冲捕捉到的她眼神之中的一丝震惊之外,冰雪公主还是以前的冰雪公主,伤心的冰雪公主,大概就不会笑,不会哭。

自己可算是她的男人,就算是她不承认,可是她也已经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自己。冰雪公主就是薛冲的女人,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

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而且他们当初互相爱慕。当再一次见面久别重逢的见面之后,其中的一个人居然将另外一人看同陌路,这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公主,在下来了。”薛冲缓步的走近,轻飘飘的就像是一片叶子,说实话,此时此刻的薛冲,真的恨不得自己能够钻到地下去。

他知道自己有负于她,所以他说话的时候特别的温柔。

冰雪公主绝美的脸上,终于显现出了一丝笑意。当这一丝笑意出现在她的脸上的时候,就像是春花初绽,就像是整个春天都有了灵魂,画龙点睛一样,显现出一种至高无上的美丽。

薛冲顿时就痴了,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冰雪公主,她真的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当然是更加美丽了。在她的身上,薛冲感受到了皇后娘娘的影子,还有香妃和玉妃娘娘的影子,可以这样说,现在的冰雪公主很像她们年轻的时候。

“冰雪,你真的是越来越美了。”薛冲轻轻地抱住了她,生怕遭到她的拒绝。

她没有拒绝,薛冲就温柔的吻住了她的脸。

这是一个只有在梦里面才有的女人,薛冲甚至有一种怀疑,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乃是所思公主附身的女子。

此时此刻,冰雪公主的美丽和所思公主有很多神似的地方。

是的,我的眼睛并没有看错,冰雪公主正在变得越来越美丽。她的美丽,甚至让人哭泣,薛冲现在就在哭泣,当一边拥吻着这样的美人的时候,薛冲的心里有一种久违的感动,一种无法想象的喜悦。毫无疑问,以前的冰雪公主。已经几乎可以算是人世间美丽的女子,而现在的她更加美丽了,这一点毫无疑问。

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香味,薛冲在抱着她的时候,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在告诉自己,可以将她拥抱上千年,就这样静静的不动,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永远的静止下去。

“冰雪,这真的是你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薛冲这样怯生生的问道。

“是的,当然是我。冲哥,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她的眼中有一种惺忪的表情,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在向自己眨眼。

她似乎也是在梦中。不过此时此刻,薛冲还是看到了冰雪公主眼中的泪水,晶莹的泪花。

当她躺在雪中的怀里的时候,她终于还是感动了。

此时的冰雪公主甚至有一点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我当然会回来,你是我的女人

,就算是你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把你找到。”薛冲不假思索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以为你已经把我忘了?”冰雪公主像是梦一样的说道。她的全身上下都发了光,她显然很激动。

事实上,在这之前,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和薛冲相见时候的情景,她本来已经想到了种种的办法来对待薛冲,她甚至在心中想要让这个负心人吃一点苦头,可是等到真的见到了薛冲的时候,她以前的种种计划就在刹那之间消失不见。

她只能这样静静的任由薛冲抱住她,爱护她。

薛冲的身上似乎有一种神秘的特质,可以让人在自然而然之中就听他的指挥,让他来左右自己。

“是的,我相信你。冰雪一直都相信你的,你现在已经是天庭的太子了?”冰雪公主无限欣赏的看着薛冲,轻轻的抚摸着薛冲的脸。

“是的,我已经是天庭的太子,可是无论我是什么,你都是我的女人,我生命这之中重要的女人。”

本来是甜蜜的话,这本来是安慰的话,但是当薛冲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冰雪公主的眼中却流出了泪水。她用梨花带雨的表情说道:“冲哥,您不必再骗我了。我知道您是一个多情的人。我或许是你生命中一个重要的女人,但不是重要的。你喜欢的是所思宫主。”

薛冲在刹那之间无言以对,像是这样的事情,薛冲实在是无话可说。薛冲当然无法忘记所思公主,可是薛冲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无能为力,这并不是自己的错。尤其是在经过皇后娘娘夺舍所思公主的身子欺骗薛冲之后,所思公主的音容笑貌,绝世美丽,早已经深深的烙印进入他的身体和血液之中。

以薛冲在天庭的实力,耳目众多,他当然很快的就打听到,所思公主并没有危险,她现在一直都昏迷不醒,她在玄穹高上帝的大军之中,相对而言,那里十分的安全。

良久之后,冰雪公主笑了起来:“我真是一个傻丫头,我真的很傻,我明明知道她在你心中的位置,我明明知道她比我更加美丽,为什么偏偏就放不下她?为什么偏偏就要在你的面前提起,让你不快?冲哥,你原谅我好吗?”

薛冲忽然之间举起了自己的手,神色庄严:“冰雪,你不用要求我的原谅,真正要求原谅的人该是我。冰雪,你给我听好了,我要你好好的听清楚,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吗?”

“冲哥,你想要说什么?”冰雪公主吃惊的看着薛冲,躺在薛冲的怀抱之中,他已经完全的融化。

“我想告诉你的是,冰雪你的美貌和所思公主相比,丝毫也不差。我这是真心实意的话。如果我有半句戏言,你让我遭受天打雷劈,死后将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薛冲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之中有一种疯狂的意味:“冰雪您不知道,你究竟有多美?”薛冲用一种惊叹的表情继续说道。

“你没有骗我?”冰雪公主静静的看着薛冲。

薛冲摇头,坚定的摇头,不再说话,因为他已经用不着再说话。

“那这就是真的了,看来我真的没有白费力气。”冰雪公主忽然扑进了薛冲的怀里,失声痛苦。他不断的用自己的粉拳捶打着薛冲的身体,神情激动无比。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冰雪公主抬起头来,犹如春花初绽,美艳无方,薛冲更加地呆住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冰雪公主的美丽已经完全可以和所思公主媲美。他当然知道,这并不是一种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美丽。

她终究还是一个少女,在极度的矜持之后,忍不住暴露了她内心之中真实的东西。

“费什么力气?冰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薛冲就像是梦一样的在她的耳边说道。

“抱紧我,看着我,冲哥。”冰雪公主用呓语一般的声音说道。

薛冲就紧紧的抱着她,温柔的看着她的脸,内心之中充满了激动,就像初恋时候的激动,刹那之间想起了纳兰忆君,那样的激动,那样的朦胧,那样的感动。

毫无疑问,薛冲的内心告诉自己,这就是自己心中深沉的感动。

和冰雪公主再次在一起的时候,薛冲的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受。他已经确定的觉得有什么不同,可是究竟有什么不同,他一时之间也难以说清楚。

不过有一点却是确定无疑的,此时此刻的冰雪公主,就是世界上美丽的女人。薛冲在看着冰雪公主的时候,已经忘记了任何的女人包括所思公主。

这并非是薛冲刻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没有任何雕饰的成分。

“冲哥,请你如实的告诉我,我是真的很美吗?”

冰雪公主在问这些话的时候,声线有一丝丝的颤抖,足见得她的内心十分的紧张。

“是的,冰雪你很美。”薛冲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和你心中的那个女人相比,怎样呢?”冰雪公主的神色之间显现出一种可怕的激动,她指的当然是所思公主。

不过薛冲明知故问:“你是说所思公主?”

“正是她。”冰雪公主似乎已经激动到不能自已。

“你和他的美丽不相上下。”

薛冲看着冰雪公主的眼睛,良久之后才说道。

冰雪公主的脸上先就显现出一种惊喜,一种无法压抑的惊喜,但是然后强行的冷静下来,看着薛冲的眼睛,用一种几乎是审问的眼光看着薛冲:“冲哥,你可以对我起誓吗?你刚才所说的话没有骗我?”

她显然很不放心,而她的确也没有放心的理由,她心中深深的清楚,所思公主才是这个世上美丽的女人,至少是普天之下美丽的少女。

“我以修行的名义起誓,如果我薛冲说了一句假话,让我的境界从此停滞不前,永远无法晋升,死于刀剑之下。”

薛冲用手按在自己的额头,庄严肃穆的说出了这些话。

冰雪公主格格娇笑,银铃般的声音响彻在天地之间,无数的鸟儿向他飞拢了过来,就像万鸟朝凰,这个时候她的欢乐更是助长了她的美丽,她的确可以颠覆众生,就算是鸟类。

此时此刻的冰雪公主,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欢乐,她沉浸在无比的欢欣之中。为了这一天,她显然等待了很久很久,实在是太久了。

“冲哥没有说谎。”冰雪公主喃喃的念着这句话,就像是痴情的黄莺,不断的吟唱着同样的一句,可是依旧美丽动人,使人迷醉。

这是天地之间美丽的情感。这是真实的誓言,冰雪公主深深的相信这一点。对于薛冲这样修行的人而言,若是以修行的名义起誓,则一旦违背誓言,自己的修为很可能永远无法更进一层,那么可以肯定的就是自己的寿命,就不会有多长了。

而以现在薛冲仙道第四层金仙层次的境界而言,他至少可以再活万年,四五百万年之后,他将归于尘土,这样的誓言其实就是生死的誓言。冰雪公主并没有不相信的理由,而且凭借着女人一种超乎寻常的直觉,他觉得薛冲所说的话就是真的,他是发自内心的。这种感觉十分的微妙。

当明白这一点的时候,这个天真无比的女人,终于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扑在薛冲的怀里,泪流满面,又蹦又跳,一时之间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薛冲温柔的抱住了她,任她在自己的怀中渐渐的睡去,他的心中有无限的怜惜,因为此时此刻薛冲已经知道了一个事实,一个有点儿可怕的事实。

在薛冲这种人的面前,在他的心灵力面前,一切的秘密都显得十分苍白,尤其是女人的秘密。

看着已经熟睡的冰雪公主,看着他举世无双的容颜,感受着她如兰似麝的体香,感受着她温暖的身子,薛冲的眼中流下了泪水,伤心的泪水。

南通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金华治疗盆腔炎费用
治疗癫痫病贵州哪家医院好
潍坊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芜湖市第六人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