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港 > 科技

勇敢的琼瑶剧女星高金素梅

发布时间:2019-11-10 21:13:07

勇敢的琼瑶剧女星——高金素梅

高金素梅简历 高金素梅,女,1965年9月21日出生,青年高中影视科毕业,先后当选第五、六届 “立法委员”。

其主演的《梅珍》一片曾荣获圣地亚哥电影节女主角奖,还曾主演李安导演的《喜宴》,以及《将邪神剑》、《梅珍》等影视片。

2001年12月当选第5届山地原住民“立法委员”。2000年“总统大选”中支持宋楚瑜,同年4月加入亲民党。后退党,于2004年9月发起并筹备无党团结联盟。现任财团法人金素梅关怀基金会董事长,原住民亲善大使、消防大使,肝炎防治基金会终身义工。

患有肝癌,经治疗已好转。父亲是外省籍退役军人。兄弟姊妹4人,排行第三;兄金复新,现任台中县和平乡民代表会副主席。

高金素梅三年七战靖国神社

她曾是《婉君》里泼辣的丫鬟嫣红,也曾是《三朵花》里美丽的三妹,她更凭着导演李安的《喜宴》成为台湾地区在国际上的首席女红星,经过火灾的磨难、肝癌的威胁,如今的她是为民请命的女斗士,是代表台湾少数民族说话的女“立委”,她就是———高金素梅。今年6月中旬,她代表“高砂义勇队”后裔要求从日本靖国神社取回祖先灵位,这已是她3年来的第7次努力了。这样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是怎么有这样坚强的民族使命感,肩负起如此巨大的的呢?今晚,她将走进东视文艺频道的《新评头论足》,与大家分享她人生中不同阶段的精彩片段。

《喜宴》画上演艺句号

高金素梅年少时,家境不是很好,她在西餐厅唱歌打工时被一个制作人发现,推荐她去电视台参加歌唱比赛,从此踏上星途。当年高金素梅和俞小凡、刘雪华并称为琼瑶片的“三朵花”,而她在李安执导的《喜宴》中的出色表现,也得到了众人极高的评价。1993年,正当高金素梅的演艺事业步入高峰时,她却选择了离开,因为演员并非她真正向往的工作,《喜宴》给她的演艺事业画上一个美好的句号。

抗癌五年取得成功

之后,她和几个好友一起开了一个婚纱店。但开张一年多后,一场大火造成6人死亡,把她拉入了生命中的谷。高金素梅发现了火情:“那时是早上八九点,大家刚刚上班,当我发现着火时,整个仓库都烧着了。公司里还有很多员工,我就往楼上跑去叫他们,后来我听到了爆炸声,醒来时就在医院了。”事后,高金素梅扛起了全部,对此她说,“这件事让我看到了人性美好的一面,很多员工鼓励我支持我;但是我也看到了人性不好的一面,当要负时,大家就各分东西了。”当高金素梅终走出这个人生当中的谷后,她也赢得了一个非常好的口碑。

火灾事件后,高金素梅回到了家乡,但她一听到消防车的声音就会害怕,在电视上看到火灾就会想到发生过的事情。一年后,她的情绪依然没有恢复,体重也从45公斤降到35公斤。这时,经纪人来到台中看她,希望她能再出来拍戏,她选择了连续剧《哑巴与新娘》,但是只拍了5集,就发现患了肝癌。回忆当时的情景,高金素梅说,“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活下去。”5年后,她终于康复了。

当上泰雅族“代言人”

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为什么金素梅突然就变成了高金素梅,有人还猜测她嫁了一个姓高的先生。高金素梅说这和从政有关:“高是我妈妈的姓,她是泰雅族人,因为我要为我们的‘原住民’参选台湾‘立法委员’,所以要冠上母亲的姓。”

1999年,台湾发生了九·二一大地震,那天恰巧是高金素梅的生日。当她从电视上看到泰雅族居住地区的灾情后,就和很多义工送物资去“原住民”部落。从小不在部落中长大的高金素梅并不了解部落的贫穷落后,当她来到部落后真正感到了心痛。族人看到她也非常高兴,高金素梅说,“当时就有族人希望我能够来为原住民代言,来参选‘立法委员’。在考虑了3个多月后,我恢复了母籍走上从政的道路,做9万泰雅族人的代言人。”做了“立委”后,她积极帮泰雅人争取权益,争取自己的文化,“因为没有文化,就没有民族。”高金素梅如是说。

找出历史真相

2002年8月,高金素梅在一个朋友那里看到一张日本军人拿武士刀砍泰雅族祖先的头的照片,当时她非常震惊,眼泪就忍不住地流了下来。但同时高金素梅也非常地讶异,虽然她是泰雅族人,但却对自己的历史完全不了解。因为在她们的成长过程中并没有在书里读到这段历史,所以当高金素梅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就想要找回这段历史。为此,高金素梅找了很多专家学者,在了解这段历史的过程中,她越来越气愤,“1895年,日本将台湾占为殖民地,当时台湾‘原住民族’的抗日激烈。从1895年到1935年,日本人对台湾的‘原住民族’发动了160多次战役,更对‘原住民族’采取了‘三光政策’,跟南京大屠杀差不多。我们有非常多的勇士因为不愿意被日本军国主义殖民,而死在他们的枪炮下。当时,日本的每个军团中都有一个摄像师,他们拍下这些照片作为战绩,但现在这些照片却成为了他们的罪证。”高金素梅收集这些资料,并把照片送到部落,让大家重见这段被时间尘封的历史。

七次赴日讨祖灵

“当年,我们有将近两万多人被迫到南洋去打仗,这些人组成‘高砂义勇队’,替日本天皇当炮灰,死了以后他们的灵位也被放进了靖国神社。”2002年8月,高金素梅和一些“高砂义勇队”的后裔到了日本,要求靖国神社把祖灵还给他们,但是日方拒绝了。于是2003年3月,高金素梅他们对日本提出了3个控诉,“,强烈要求小泉不再参拜靖国神社;第二,希望靖国神社把我们的祖灵还给我们;第三,我们要求一万块日币的精神赔偿。为什么会提出这么微薄的一个数字,因为很多人误以为我们去控告是为了钱,但事实上,我们要的不是钱而是尊严。今年9月30日,这一事件将在日本做的宣判。”

为了能拿回祖先的灵位,从2002年起到今年6月,高金素梅一共去了7次

日本。今年6月是声势的一次,大概有50多位“原住民”的后人,准备去靖国神社,“我们穿着传统的服装,但是还没到靖国神社,就被70多名日本警察给拦了下来。当时靖国神社前面还有很多右翼势力、激进分子,警察把我们拦在路中间,甚至暴力到不让我们下车,整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事实上,靖国神社已经答应我们的要求,允许我们在靖国神社前面的广场上做一些文化的诉求。当时我下车找日本警察理论,正告日本警方应该驱离那些激进分子,而不是把我们挡在外面,我们要来这里讨回公道。”

为尊严而死也值

在日本时,高金素梅还接到了很多恐吓信和,但她一点也不害怕:“如果我是为了民族尊严而死在日本,这很值得,毕竟没有行动就没有了尊严。”高金素梅也坦言,“尽管我能预料到9月30日的宣判结果不会太好,但是我还是要坚持做下去,因为今天我如果不做的话,历史的真相就会被掩埋,纵然我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机器,甚至是一个不愿意认错的国家,但我相信,只要我一次一次地去,就会一次一次地找回尊严,找回历史真相。”

回到台湾后,迎接高金素梅的有两种声音,一方面认为她是个英雄;而另外一方面却骂她、阻止她。高金素梅说:“这些阻止我的声音更激励我继续做下去,因为这些人曾接受过皇民化教育,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所以我更希望能找出历史的真相。”虽然高金素梅觉得前途很渺茫,但她相信一群有决心的人可以改变历史。高金素梅把她的感情跟她的爱都奉献给了她的族人,奉献给需要她的朋友,“毕竟我的生命得来不易。”

游泳
女生网
汤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